盈科律师事务所 旗下网站 
北京债务纠纷律师网
 

经典判例

程利旺与刘瑞明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日期:2016-09-20 来源:北京市盈科律师 作者:盈科律师 阅读:87次 [字体: ] 背景色:        

程利旺与刘瑞明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法院: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案号:(2014)朝民初字第13581号

原告程利旺,男,1931年1月21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周皓,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刘瑞明,男,1983年8月20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李成,河北华川律师事务所宽城满族自治县分所律师。

被告徐胜,男,1986年9月5日出生。

被告北京TCL电子销售有限公司,住所北京市西城区德外大街10号TCL大厦二层(德胜园区)。

法定代表人杨斌,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蔡浦玲,北京市尚公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刘海涛,男,1971年9月26日出生,北京TCL电子销售有限公司职员。

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营业场所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23号15层。

委托代理人周存军,北京市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成宏骏,北京市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程利旺(以下称程利旺)与被告刘瑞明、徐胜、北京TCL电子销售有限公司、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以下称刘瑞明、徐胜、TCL公司、保险公司,一并提及时称四被告)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余昉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程利旺委托代理人、刘瑞明及其委托代理人、TCL公司委托代理人、保险公司委托代理人到庭参加了诉讼,徐胜经我院依法传唤未到庭参加2014年12月2日的庭审,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程利旺诉称:2013年12月28日17时25分,在北京市朝阳区将台路408路公交车将台路口西站牌处,刘瑞明驾驶京LU6751号小客车由西向东行驶,将我撞倒受伤。经交通管理部门认定,刘瑞明驾驶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的机动车遇行人通过人行横道未停车让行,承担此次事故全部责任。事发后,我被送往北京华信医院抢救,刘瑞明垫付了医疗费97000元,其余费用均系我自行支付。经了解,京LU6751号小客车登记在徐胜名下,已在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刘瑞明系TCL公司职员,事发时系在履行职务行为。故我诉至法院,要求四被告赔偿医疗费208507.84元、残疾赔偿金80642元、护理费22950元、营养费3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700元、住院期间购买必需品的费用2816.4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40000元。

刘瑞明辩称:程利旺所述交通事故发生和责任认定的情况属实,我是TCL公司的员工,事发时不是在履行职责范围之内的工作,所驾车辆登记在徐胜名下,徐胜也不是TCL公司的员工。针对程利旺主张的各项费用,医疗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和此次交通事故有因果关系的,我同意负担。原告的部分病情与交通事故无关,我只认可外伤导致的相关费用。对于住院期间购买必需品的费用,没有法律依据,我不同意赔偿。

徐胜辩称:程利旺所述交通事故发生和责任认定的情况属实,京LU6751号小客车登记在我名下,当时借给了刘瑞明使用,我不清楚其借车的具体目的。我认为此次事故与我无关,京LU6751号小客车也没有故障,我不应当承担责任。

TCL公司辩称:程利旺所述交通事故发生和责任认定的情况属实,刘瑞明确为我公司员工。事发时系其擅自外出,且并非履行职务。刘瑞明系我公司派驻国美卖场的销售代表,主要工作是负责销售产品,送货由国美商场负责,安装调试和保修也都是我公司的其他人员负责。按照规定,刘瑞明在上班期间不得外出。针对程利旺主张的各项费用,医疗费中部分与此次事故无关;护理费中包含两名护工,不合理;住院期间购买必需品的费用,与本案无关;住院伙食补助费我公司不持异议。

保险公司辩称:程利旺所述交通事故发生和责任认定的情况属实,京LU6751号小客车已在我公司投保了交强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对于程利旺的各项请求,医疗费我公司同意在10000元的限额内负担;住院期间的护理费我公司认可,出院后的不认可;残疾赔偿金无异议;营养费由法院酌情确定;住院伙食补助费我公司同意按照每天50元的标准给付;住院期间购买必需品的费用我公司不认可;精神损害抚慰金我公司认可20000元。

经审理查明:2013年12月28日17时25分,刘瑞明驾驶京LU6751号“五菱”牌小型普通客车,在北京市朝阳区将台路408公交车站将台路口西站牌处由西向东行驶时,车辆前部将由北向南在人行横道内步行的程利旺撞倒,造成程利旺受伤和车辆损坏。

2014年1月18日,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朝阳交通支队机场大队为刘瑞明制作了询问笔录。笔录中刘瑞明表示:1、其为TCL公司售货员,在国美望京店工作。2、事发当日其系在上班期间从望京国际商业中心前往东坝为顾客调试电视,这一行为TCL公司当时并不知情。3、涉诉交通事故发生前40分钟,其驾驶同一辆车在朝阳区芳园里路口还发生了一起追尾事故,造成京LU6751号小客车的前保险杠损坏。该起事故双方当事人没有报警。

2014年1月20日,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朝阳交通支队机场大队、北京市交安北苑机动车检测中心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车辆技术检验报告》,京LU6751号车辆的检验结果为:1、前轮制动力、轮差值符合国标要求,合格;2、后轮制动力、轮差值符合国标要求,合格;3、驻车制动符合国标要求,合格;4、车速表合格;5、大灯发光强度不合格,发光角度不合格;6、底盘合格。结论为:整车制动不合格,驻车制动合格,车速表合格,灯光不合格,底盘合格。

2014年1月27日,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朝阳交通支队机场大队于作出《交通事故认定书》,载明:经查证核实,刘瑞明驾驶的京LU6751号“五菱”牌小型普通客车已按规定定期检验,整车制动不合格,驻车制动合格,车速表合格,灯光不合格,底盘合格。事故形成原因分析:刘瑞明驾驶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的机动车遇行人通过人行横道未停车让行。过错及责任:刘瑞明负此次事故全部责任,程利旺无责任。

另,京LU6751号小客车登记在徐胜名下,已在保险公司投保交强险,未投保商业三者险,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刘瑞明为TCL公司员工,事发后已向程利旺垫付了医疗费97000元,程利旺已自其请求中扣除。

事发当日,程利旺被送往北京华信医院入院治疗,后于2014年2月28日出院,共住院62天,出院诊断为:1、急性闭合性颅脑损伤;脑挫裂伤(额顶,左);硬膜下血肿(额颞顶,左);创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颅骨线状骨折(双顶);右枕部头皮软组织损伤;左颞顶慢性硬膜下血肿;继发性癫痫;2、右侧基底节腔隙性脑梗塞;3、高血压病Ⅰ级(高危);4、2型糖尿病;5、前列腺增生;6、细菌性肺炎,真菌性肺炎,气管切开术后;心房颤动,肾功能异常,肝功能异常;应激性溃疡伴出血,肠道菌群失调。出院医嘱为:1、建议进一步康复治疗;2、1个月后行头颅CT检查,定期脑外科、泌尿科、心内科、消化科门诊复查。

2014年2月28日,程利旺入住北京英智康复医院继续治疗,后于2014年4月1日出院,住院共32天,出院诊断为:1、脑外伤恢复期,脑挫裂伤,右颞额顶硬膜下血肿,双顶骨线状骨折,蛛网膜下腔出血,双侧偏瘫;2、右侧基底节陈旧性脑梗塞;3、继发性癫痫;4、高血压Ⅰ级;5、Ⅱ型糖尿病;6、前列腺增生;7、褥疮。出院建议为:1、监测血压、血糖,半月内生复查血、尿常规、生化全项;2、遵医嘱服药;3、建议进一步康复治疗。

庭审中,程利旺提交一组票据及费用清单,用以证明其在北京华信医院支出医疗费285540.50元,在北京英智康复医院支出医疗费19967.34元。四被告对此组证据的真实性均不持异议,但TCL公司表示其中部分费用与此次事故无关,并申请就程利旺因此次交通事故支出的合理医疗费数额进行鉴定。

经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随机确定,本院委托北京中衡司法鉴定所就上述事项进行鉴定。北京中衡司法鉴定所于2014年10月28日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分析说明如下:

(一)程利旺伤情与交通事故的因果关系:1、急性闭合性颅脑损伤,左额顶脑挫裂伤,左额颞顶硬膜下血肿,创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双顶颅骨线状骨折,右枕部头皮软组织损伤,左颞顶慢性硬膜下血肿,为本次外伤直接造成。2、继发性癫痫,与外伤有关。3、基底节腔隙性脑梗塞,与本次外伤无关。4、高血压病Ⅰ级(高危),2型糖尿病,前列腺增生,心房颤动均属自身疾病,与外伤无关。5、肺炎为自身因素与外伤共同作用所致,外伤参与度为D级。6、应激性溃疡伴出血与外伤有关,肾功能异常,肝功能异常,肠道菌群失调,建议自身占B级责任。

(二)医疗费审核:

1、北京华信医院:①西药、中成药分类:营养支持及促消化类,自身承担B级责任;补充血容量、维持电解质平衡及注射辅助用药,与外伤有关;高血压用药,与外伤无关;改善胃肠功能紊乱、利尿药,与外伤有关;保肝,自身占B级责任;治疗心血管用药,与外伤无关;糖尿病用药,与外伤无关;止吐,与外伤有关;脑外伤用药,与外伤有关;防血栓药物,与外伤有关;治疗应激性溃疡及溃疡出血,与外伤有关;镇痛、镇静、麻醉药,与外伤有关;抗癫痫药,与外伤有关;消炎、卫生护理液,与外伤有关;祛痰、治疗呼吸道感染、平喘,外伤参与度为D级;治疗前列腺增生,与外伤无关。②中草药因配方的种类及药量不同,治疗的疾病亦不同,故该类费用无法明确。③程利旺在化验费中(除④项所列)承担B级责任。④治疗费中负压吸引、经口鼻吸痰、气管切开吸痰,化验费中普通细菌培养、普通细菌涂片及染色、微生物鉴定、血液及体液培养仪器法、药敏定量试验、真菌培养、真菌涂片,材料费中负压引流器、痰液收集瓶、吸痰管,外伤参与度为D级。⑤检查、治疗(除第④所包含)、放射、手术、床位、输氧、取暖、其他、护理、诊疗及材料费(除第④所包含),与外伤有关。

2、北京英智康复医院:①西药、中成药类:补充血容量、维持电解质平衡、注射辅助用药,与外伤有关;改善肠胃功能紊乱、抗感染用药,与外伤有关;防血栓形成药物,与外伤有关;镇静、抗癫痫药物,与外伤有关;高血压用药,与外伤无关;清热、止咳药物,外伤参与度为D级。②取暖、床位、检查、治疗、化验(干化学血糖快速定量除外)、其他、材料、护理、诊疗、康复治疗、理疗、针灸按摩、康复护理、伙食费,均与外伤有关。③干化学血糖快速定量化验,与外伤无关。

参与度对照表:B级,理论系数值10%,责任程度轻微,参与度系数值1%-20%;D级,理论系数值50%,责任程度共同,参与度系数值40%-60%。

对于上述鉴定意见,程利旺、刘瑞明、TCL公司、保险公司均不持异议。

程利旺申请就其伤残等级以及合理的护理期、营养期进行鉴定。经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随机确定,本院委托中天司法鉴定中心就上述事项进行鉴定。中天司法鉴定中心于2014年7月3日出具《法医临床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1、程利旺的伤残等级为七级,伤残赔偿指数为40%;2、程利旺的营养期约为60日,护理期约为153日。程利旺为上述鉴定支出鉴定费3200元。对于上述鉴定意见,程利旺、刘瑞明、TCL公司、保险公司均不持异议。

庭审中,程利旺提交聘请护工协议、发票,用以证明其支出护理费5850元,四被告对此均不持异议。程利旺提交一组票据,用以证明其因两次住院,购买保健品、日用品、洗涤用品、药品等支出2816.40元。四被告对此组证据均不予认可。程利旺提交户口簿,显示其为非农业家庭户口,刘瑞明、TCL公司、保险公司对此不持异议。

为证明刘瑞明为该公司销售代表,仅负责售前服务及销售汇报,不负责售后服务,刘瑞明私自外出与其工作范围及职责无关,TCL公司提交如下证据:1、TCL销售代表培训期能力检测表;2、销售代表岗位职责;3、工程师管理规定;4、三包服务单;5、刘瑞明书写的事情经过;6、TCL公司工作人员与刘瑞明的谈话记录;7、“郭成铠”、“周微波”出具的情况陈述;8、TCL公司架构图;9、刘瑞明的工资明细。程利旺对上述证据均不予认可。

经询,刘瑞明表示发生在涉诉交通事故之前的追尾事故致使京LU6751号小客车前大灯损坏。涉诉交通事故发生时,其已打开车辆前大灯,行驶速度约30公里/小时,因对面方向来车灯光晃眼,故未注意到程利旺。

以上事实,有《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朝阳交通支队机场大队交通事故认定书》、《道路交通事故车辆技术检验报告》、询问笔录、劳动合同书、病历、诊断证明、票据、费用清单、《聘请护工协议》、户口簿及当事人陈述等相关证据在案为证。

本院认为:因租赁、借用等情形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本案中,程利旺因此次事故遭受损害的事实清楚、责任明确,京LU6751号小客车驾驶人刘瑞明系直接侵权人。根据《道路交通事故车辆技术检验报告》,该车辆整车制动不合格,驻车制动合格,车速表合格,灯光不合格,底盘合格。结合《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朝阳交通支队机场大队交通事故认定书》中的事故形成原因分析,可以认定,京LU6751号小客车不符合技术标准,以及刘瑞明通过人行横道未停车让行,均系此次事故发生的原因之一。考虑到涉诉交通事故发生前40分钟另有一起交通事故造成了京LU6751号小客车的前部损坏,加之刘瑞明自述事发系因对面方向来车灯光晃眼其未注意到程利旺所致。故本院酌情认定,对于此次事故的发生,徐胜作为车主应当承担10%的责任,刘瑞明作为驾驶员应当承担90%的责任。

法律规定,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根据查明的事实,刘瑞明为TCL公司员工,事发时系为顾客上门调试电视,乃为TCL公司利益而为之。因此,不论其这一行为是否符合TCL公司的内部分工和管理规定,更不论其向徐胜借车是否经过了TCL公司的同意,TCL公司在当时对此是否知情,此次交通事故均应认定为刘瑞明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因此,对于刘瑞明所应承担的90%的赔偿责任,本院将判决由TCL公司承担。

交通事故责任者对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

关于程利旺主张的各项费用,根据其提交的票据以及北京中衡司法鉴定所出具的鉴定意见,本院经核算后认定,其因此次交通事故支出的合理医疗费数额为268916.36元。对于此笔费用,本院予以支持。程利旺主张的残疾赔偿金、住院伙食补助费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对于程利旺主张的护理费、营养费,本院将结合《法医临床鉴定意见书》确定的期间,酌情予以判处。程利旺主张的住院期间购买生活用品的费用,缺乏证据证明与本案的关联性,本院不予支持。考虑到其伤残等级为七级,就程利旺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本院将酌情予以判处。

刘瑞明已垫付医疗费97000元,程利旺也已自其诉讼请求中扣除,本院不持异议,且不在本案中处理。徐胜经我院依法传唤未到庭参加2014年12月2日的庭审,不影响案件的审理。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 、第三十四条 、第四十九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 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赔付原告程利旺医疗费一万元、残疾赔偿金八万零六百四十二元、护理费九千三百五十八元、精神损害抚慰金二万元。

二、被告北京TCL电子销售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赔偿原告程利旺医疗费十四万五千七百二十四元七角二分、护理费八千一百零一元八角、营养费二千七百元、住院伙食补助费四千二百三十元。

三、被告徐胜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赔偿原告程利旺医疗费一万六千一百九十一元六角四分、护理费九百元二角、营养费三百元、住院伙食补助费四百七十元。

四、驳回原告程利旺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 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108元,由原告程利旺负担348元(已交纳),由被告北京TCL电子销售有限公司负担1584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原告程利旺),由被告徐胜负担176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原告程利旺)。鉴定费3200元,由被告北京TCL电子销售有限公司负担288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原告程利旺),由被告徐胜负担32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原告程利旺)。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余昉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十八日

书记员张晨



特别声明:本网站上刊载的任何信息,仅供您浏览和参考之用,请您对相关信息自行辨别及判断,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本网站部分内容转自互联网,如您知悉或认为本站刊载的内容存在任何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本站网络服务提供者或进行网上留言,本站将在第一时间核实并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联系电话:15313195777。


 
13691255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