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科律师事务所 旗下网站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
 

专业领域 >> 合同纠纷

中冶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与北京市华城房地产开发公司租赁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日期:2016-09-19 来源: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 作者:盈科律师 阅读:58次 [字体: ] 背景色:        

中冶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与北京市华城房地产开发公司租赁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法院: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案号:(2014)二中民终字第0926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中冶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马甸东路17号29层(25)、30层(26)。

法定代表人刘福明,董事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北京市华城房地产开发公司,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西园子76号。

法定代表人孙会欣,总经理。

上诉人中冶置业集团有限公司因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2013)东民初字第0518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3年3月,北京市华城房地产开发公司(以下简称华城公司)起诉至原审法院称:2010年5月31日,我方与中冶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冶置业公司)就中冶置业公司使用我方投资建设的金鱼池小区配电室(以下简称涉案配电室)作为金鱼池二期居民临时用电接点达成协议,双方约定中冶置业公司临时用电使用权限自供电局正式发电之日起不超过8个月,超过使用权限后,超出一天使用费为2万元。供电局正式送电日期为2010年8月6日,故中冶置业公司的使用权限终止日期为2011年4月5日。后经法院审理,判决认定中冶置业公司应向我方支付自2011年4月6日始至2012年2月10日的使用费622万元。自2012年2月11日始,中冶置业公司仍未自动履行协议,故我方起诉要求中冶置业公司支付自2012年2月11日始至2013年3月16日止的使用费800万元。

中冶置业公司答辩并反诉称:认可华城公司所述双方订立的协议属实,但我方认为华城公司对涉案配电室不享有所有权,双方之间订立的协议无效;协议的标的系临时用电使用费,应由电力部门收取,双方达成的协议因不具备合法基础而不具有拘束力;即使双方订立的协议合法有效,该协议约定的范围仅限于“临时用电”,但自2010年10月16日始,金鱼池二期居民临时用电接点已变更为永久性供电点,双方之间的协议因基础发生根本性变化而自行终止。综上,我方不同意华城公司的诉讼请求,且反诉要求解除双方之间于2010年5月31日订立的《金鱼池小区临时用电使用合同》,同时中冶置业公司认为该合同第七条第四、五款的约定违反法律规定,要求法院确认上述条款无效。

原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华城公司与中冶置业公司订立的《金鱼池小区临时用电使用合同》属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双方当事人均应全面诚信审慎履行。根据已查明的事实,该合同内容已被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为合法有效,故中冶置业公司要求确认合同部分条款无效的反诉请求,法院不予支持。根据合同约定,中冶置业公司临时电使用权限为供电局正式发电之日起不超过8个月,超过合同使用权期限不能拆除,每超出一天使用费为2万元。现中冶置业公司使用涉案配电室已超过供电局正式发电之日起8个月,故华城公司要求中冶置业公司支付自2012年2月11日始至2013年3月16日止的使用费800万元,理由正当,法院予以支持。中冶置业公司辩称华城公司对涉案配电室不享有所有权,证据不足,法院不予采信。现金鱼池二期使用电源虽经《供电方案确认协议》由过渡电源更改为永久电源,但该《供电方案确认协议》属案外人为北京市电力公司为中冶置业公司编制,由中冶置业公司盖章认可。从华城公司与中冶置业公司订立的《金鱼池小区临时用电使用合同》合同目的分析,双方并无将临时用电接入点变为永久电源后中冶置业公司可无偿使用或合同自行终止的意思表示,故中冶置业公司有关于此的辩称意见,法院难以采信。关于中冶置业公司的反诉请求,因双方租赁期届满后延续的合同关系虽属不定期租赁,但鉴于该合同涉及公共利益的特殊属性,解除双方之间的合同将降低涉案配电室及金鱼池二期供电可靠性,在中冶置业公司未另行寻找到其他备用电源以保证供电可靠性的情况下,对其要求解除双方订立的《金鱼池小区临时用电使用合同》的反诉请求,法院暂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 、第二百一十二条 之规定,原审法院于2014年7月判决:一、中冶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向北京市华城房地产开发公司支付使用费八百万元;二、驳回中冶置业集团有限公司反诉请求。

判决后,中冶置业公司不服,上诉至本院。中冶置业公司上诉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我方与华城公司签订的《金鱼池小区临时用电使用合同》履行基础发生重大变更,继续履行明显有失公平,应予以解除。且合同第七条第四、五款为严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无效条款,华城公司无权依据无效条款收取任何费用。另,华城公司本身不享有涉案配电站及电力设施的收益权。因此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华城公司的诉讼请求并支持我方的反诉请求。华城公司同意原判。

经审理查明,中冶置业有限责任公司于2010年1月25日经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核准更名为中冶置业集团有限公司。

华城公司系北京市原崇文区金鱼池开闭站、金鱼池危改清洁站、金鱼池4号配电室建设施工单位,并取得了金鱼池危改区开闭站及4号配电室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2010年5月31日,华城公司(甲方)与中冶置业公司(乙方)签订《金鱼池小区临时用电使用合同》约定,“乙方由于项目需要向甲方提出在金鱼池小区使用由甲方出资建设的配电室作为乙方金鱼池二期项目居民的临时用电。甲方考虑乙方实际情况同意在满足以下必要技术与经济条件下,乙方可以使用金鱼池小区配电室作为临时用电的π接点。1、甲方提供由乙方经由供电部门审批同意并由甲方备案的方案中所需的金鱼池小区配电室。2、乙方自行办理项目临时用电相关手续和施工手续。3、乙方承担由于接临时用电所发生的所有费用。4、乙方在临时用电方案中必须充分保证接电后不会影响原小区居民的用电使用效果……7、乙方不得私自转让他人使用。经双方协商临时电使用权限为供电局正式发电之日起,不超过8个月。甲乙双方经协商临时用电使用费为300万元整。乙方一次性付给甲方使用费。使用费到帐后乙方方可进场施工。使用权限届满后由甲乙双方技术人员现场书面确认,由乙方自行拆除在甲方所属配电室内增加设施设备。乙方超过合同使用权期限不能拆除,每超出一天使用费为2万元……”。2010年8月6日,中冶置业公司(用电人)与案外人北京市电力公司(供电人)签订《高压供用电合同》、《电费结算协议》,约定供电人向用电人位于北京市原崇文区金鱼池中街的用电地址提供用电,受电设备的总容量为2500千伏安(变压器和高压电机合计),供电人向用电人提供三相交流50Hz电源,采用多电源向用电人供电,主供电源包括供电人由大栅栏10千伏变电站金鱼池一路线路向用电人供电及供电人由王府井10千伏变电站金鱼池二路线路向用电人供电。供电履行起止日期自2010年8月6日开始。2010年10月16日,中冶置业公司与案外人北京市电力公司订立《供电方案确认协议》,由北京市电力公司为中冶置业公司编制201010054488号供电方案,其中将“过渡电源”改为“永久电源”,将CQP279原过渡缆接入开闭站,形成双环网供电形式。2013年8月16日,北京城区供电开发总公司出具《关于中冶置业(金鱼池二期危改)开闭站高压电缆工程情况说明》,由北京城区供电开发总公司承接中冶置业(金鱼池二期危改)开闭站高压电缆工程项目的电力施工任务,按供电方案201010054488号,永久用电土建部分于2012年全线沟通,开闭站安装已施工完毕,电缆已敷设完毕,准备办理竣工手续及资产移交工作。

2012年3月30日,华城公司曾起诉中冶置业公司要求其支付2011年4月6日至2012年2月10日期间的使用费622万元。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经审理作出(2012)东民初字第04755号民事判决书,判令中冶置业公司向华城公司支付使用费622万元。中冶置业公司不服该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经审理驳回中冶置业公司上诉,维持原判。后中冶置业公司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再审申请。2013年12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中冶置业公司的再审申请。

本次诉讼中,国网北京市电力公司(以下简称电力公司)向原审法院复函称:华城公司在电力公司报装金鱼池危改住宅小区项目于2001年9月17日审批方案,2003年9月25日发电,小区配电室编号为CQP279,发电时未与客户办理资产移交手续,未签订资产移交协议,但财务建立了资产卡片。2008年,中冶置业公司在电力公司办理新建金鱼池二期危改项目报装业务,永久方案电源引自大栅栏变电站双路电缆。同年,因中冶置业公司急需用电,其申请半容量过渡用电,过渡方案电源引自金鱼池开闭站双路电缆。金鱼池二期危改项目报装业务截止2014年5月22日仍在施工中,半容量过渡用电已实施完毕,两者均使用涉案配电室。《供电方案确认协议》中“过渡电源改为永久电源”不是将“半容量过渡用电”性质予以更改,仅调整供电电源方式。现金鱼池二期居民使用的配电室自接入涉案配电室送电之日起即为永久用电性质,其外电源为过渡用电方式。现供电方案为涉案配电室与大栅栏形成双环网供电,此方案对涉案配电室及金鱼池二期供电可靠性均有提高,待金鱼池二期配电室永久电源发电后,通过涉案配电室至金鱼池二期配电室之间的双路电缆可为双方配电室提供另外两路备用电源。在任何一方的进线双路电源全停情况下,如无此备用电源,将造成配电室所带用户客户停电。若拆除接载于涉案配电室的供电线路对涉案配电室及金鱼池二期均有影响,将降低供电可靠性。如拆除接载于涉案配电室的供电线路,不需另行投资建设配电室。如需要备用电源,要根据申请另行寻找备用电源的接入电源点,并对接入电缆路径情况进行核查,对投资金额进行核算,工程发生费用需由申请单位承担。

本院审理过程中经询,中冶置业公司认可,经大栅栏变电站至金鱼池二期电缆及配电室并未实际使用,现金鱼池二期用电仍使用涉案配电室。华城公司对中冶置业公司上述表述不持异议。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金鱼池小区临时用电使用合同》、《高压供用电合同》、《电费结算协议》、《供电方案确认协议》,《国网北京市电力公司协助调查复函》,民事判决书、民事裁定书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华城公司与中冶置业公司签订的《金鱼池小区临时用电使用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且该合同经人民法院生效文书确认为合法有效合同,故双方当事人均应按约定履行各自的义务。根据已查明的事实,华城公司与中冶置业公司在该合同中约定了涉案配电室临时使用期限为8个月,超过8个月的,每天使用费为2万元。鉴于2010年8月6日,供电部门已向金鱼池二期正式发电,在此情况下,华城公司依据合同约定主张中冶置业公司给付2011年4月6日至2012年2月10日的使用费,具有合同及法律依据,因此华城公司的诉讼主张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中冶置业公司所提,《金鱼池小区临时用电使用合同》第七条第四、五款约定违反法律规定,要求确认上述条款无效之上诉主张,经查,关于合同效力问题,该合同的效力已经人民法院生效文书确认为合法有效合同。且在中冶置业公司与北京市电力公司签订的《高压供用电合同》以及《供电方案确认协议》中,电力部门亦采取经由涉案配电室向金鱼池二期供电的方案。因此中冶置业公司此项上诉主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中冶置业公司另提请求解除《金鱼池小区临时用电使用合同》的上诉主张,根据已查明的事实,中冶置业公司与华城公司均认可,现大栅栏配电室向金鱼池二期供电的线路以及配电室尚未投入使用,故金鱼池二期仍使用涉案配电站用电。因此截至本次诉讼尚不具备解除《金鱼池小区临时用电使用合同》的客观条件,故对于中冶置业公司此项上诉主张本院暂不予采信,待经由大栅栏配电室向金鱼池二期供电的线路以及配电室投入使用后,华城公司与中冶置业公司可另行解决合同解除问题。中冶置业公司所提华城公司对涉案配电室不享有所有权,且华城公司不应对涉案配电室享有收益权的上诉主张,经查,涉诉配电室具有建设工程规划许可,且华城公司取得使用费是依据该公司与中冶置业公司签订的《金鱼池小区临时用电使用合同》。因此中冶置业公司此节上诉主张本院不予采信。综上所述,原审法院所作判决并无不当,应予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 第一款 第(一)项 之规定,本院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67800元,由中冶置业集团有限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7日内交纳);反诉案件受理费35元,由中冶置业集团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67800元,由中冶置业集团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孟龙

代理审判员李洹

代理审判员赵振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十八日

书记员杨春雪



特别声明:本网站上刊载的任何信息,仅供您浏览和参考之用,请您对相关信息自行辨别及判断,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本网站部分内容转自互联网,如您知悉或认为本站刊载的内容存在任何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本站网络服务提供者或进行网上留言,本站将在第一时间核实并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联系电话:15313195777。


 
13691255677